有爱,有技术,有你^_^)y
╱人◕‿‿◕人╲订下契约(注册新用户)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查看: 14771|回复: 57
收起左侧

哪个,宅中大大,我如果说我要到这里来发小说,汝们怎...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发表于 2013-4-2 11: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人╲定下契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人◕‿‿◕人╲订下契约(注册新用户)

x
那个,宅中大人。
首先, Me as a Noob,进宅了。啪啪啪,给自己一个呼啸的挽尊吧
大人,阿勒,阿勒,瓦塔西,要把,我的文长,发粗来,我想马斯特有人看的吧
万一真没人看,应该能让我人工顶起的吧
万一真顶不起,肯定会沉的吧
万一真沉了,不会删的吧
万一删了,能找到的吧
万一……

评分

参与人数 1宅魂 +1 宅币 +3 收起 理由
灯月毋蠹眠 + 1 + 3 →_→手滑,你要写文表一下发光啊.

查看全部评分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82

主题

205

好友

7万

积分

第四章

食物组组长椰子

积分
70023
发表于 2013-4-2 11: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的文 各种打滚欢迎的呐~

不要怕赶快拿出来和我们分享吧,人工顶起什么的,只要是关于文章的交流都没关系的  【但是不能纯水

沉了是不会删掉的,如果实在担心的话就在自己电脑里备份并且传到网盘吧

文长请当做连载来发,注意看大家给你的点评和回复哟,也许会有好点子让你的文更棒呢~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斑竹来解决的~ @三刀川  @陟痕 这只孩子请好好照顾哟~  

评分

参与人数 1宅币 +10 收起 理由
三刀川 + 10 o(* ̄▽ ̄*)ブ 发糖

查看全部评分

你们都会离开的,我一直都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14

主题

112

好友

4万

积分

第二章

并不是有共同语就可以的为什么我现在才明白

积分
49739
发表于 2013-4-2 11: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点卖萌!我罩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2 12: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已经半年了。就写了7章。主要木有人鸟我呢。我决定,现在重新起飞,求宅大们敦促和鼓励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2 12: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画幽梦>>

                                                                      第一章 谋杀   
       夜色如幕,唯有皓月当空,除了寒蝉,一片寂静……
       一如既往的幽静,绕绕的护城河依然清澈,青石堆砌的城墙高耸威严,除去城墙上的侍卫和火把,毫无生机。城后便是高耸的陡壁,陡壁上的两个大字“幽城”在月光下依稀可见。
“哐.…哐哐……”,似乎是铁器掉落的声音,“有刺客!”随着一声婢女的高呼,顷刻间,整个大院开始骚动,侍卫从两侧奔袭主厅而来,“有刺客,快!去那边看看!快!”,“快去保护主子!”,凌乱的脚步声彻底打破了这个夜的寂静。整个护卫队十分怪异,全身铁甲,除了嘴巴和眼睛处没有铁皮包裹,其余似乎毫不透气,手上配剑在火把的映衬下格外亮眼。
管家苏明不紧不慢地走着,他对庄园的防备十分有信心,就算是一只野鸟飞过,都休想在书房内停留分毫。他万万不会想到他会看到这样一幕,当然幽城里的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主厅大门紧闭,除了地上的血迹和尸体以外,一切如同以前那样,豪华壮丽。一滴滴的血珠从剑尖滴落,地上倒着的三装尸体可以看出那是婢女小玲和两名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铁甲之间又躁动起来,倒在地上竟然是幽城云漠庄阁主苏皓然和夫人苏离!
    “少主?怎么会是少主?”苏明惊愕道。云漠庄里面的大小事务宿命见多了,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就算是和华夏大陆第一猛将武郡郡主秋一叶正面厮杀,也不差分毫,就算是刀山火海,都不皱一下眉头。而这一刻他全然不知所措,紧忙低下头去检查庄主和夫人的情况,顿时,如同被闪电击中一般,突然他跪倒在庄主面前,流出血红的泪滴。
“毒……”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2 12: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表情冷俊,眉宇之间透露出丝丝杀气,刹那的微风,拂起了少年的长发,月光下脸部左脸发白,右脸释放出丝丝蓝色气息,眼神狰狞地扫视着周围,那是一双血红的眼,与其说红,应当是暗,暗的有点可怕,似乎如同夜幕一般要把所有人都吞没,没人知道是什么情况,刚才那短暂的一刻钟之间发生了什么,本是幽城一大势力的苏氏家族,却在此刻,庄主和夫人生死未卜,而素有神医之名的苏明却身中剧毒!
     苏明习惯被幽城人称四指医仙,之所以称为四指医仙,是回忆那十八年前,幽城遇袭,全城水源里都中了灵魅岭的奇门毒药,他与庄主苏皓然半月不食丝毫,参透出解药秘方救活了全城的人。说起来真巧,十八年前的今日,眼前的少年刚出生,苏明为了保护眼前孩子不被毒箭所伤,用手掌握住毒箭,毒箭扎穿了苏明的小指,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为了避免毒素蔓延,不得不废去一指。而如今他却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击倒,他疯狂地用双手紧箍着自己的头,似乎那是种难以忍受的疼痛,否则他又怎会表现的如同针扎一般,顷刻,苏明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脸上的肌肉抽搐起来,如同鬼魅附身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而如今他却此般光景,有些十八年前经历过此场景的铁甲们暴乱起来,要作鸟兽散。在此刻,周围的铁甲仿佛听到了命令似的整齐伐一地全部倒下。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2 12: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当所有人举足无措时,忽有前厅门侍前来传报,门侍报“明王府”要强行闯入阁内。苏明强忍,盘坐起,手指不停在头部快速按动起来,原来,他是在中毒后的一瞬间用双指指尖内力安抚风池风府穴,去排出毒素,由于眼鼻口相连,加之此毒异常凶猛,闻之无味,在内力的驱动下,瞬间眼睛渗出血滴。若不是苏明,其他人闻之,应当早已经赶赴黄泉。片刻后,苏明站起,便用衣袖在空中盘武,双手手心攥起一股气力高速盘旋,两手相抵,产生的气旋把蓝色毒雾绽开。今日的苏明不同往日,没有了过去的淡定和从容,显得十分仓皇,眼前的庄主和夫人诚然已经死寂。
      幽城分由三大势力制衡控制,说是三大势力不如说是由“明王府”和“云漠庄”控制,“暮阁”作为领导核心,但是“暮阁”处于幽城陡壁之上,也从未有人见其与世之来往,仿佛只是一个传说。“明王府”的人向来与云漠庄人交恶,云漠庄向来支持和平,主张修养生息,而明王严轼主张战争,他意图要吞并东南的越林和西侧的清溪,当然武郡是没人敢撼动的,武郡在军事上的强大让人望而生畏,但是幽城的防御也是不可匹敌,背靠天堑,又有天然的护城河,易守难攻,在多次的交战中,都各有伤败,但是幽城却从未占到一丝便宜。而如今云漠庄庄主和夫人已死,相当于云漠庄失去了话语权,而此刻明王又来云漠庄,意欲何为?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300

主题

256

好友

9万

积分

第五章

有些人并非不会笑,只是不肯冲你笑罢了

积分
98384

剑网3|七秀星座|处女座全职猎人|西索

发表于 2013-4-2 15: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_(:з」∠)_  占楼围观
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3 14: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不死之身 时光如梭,转眼苏明来到云漠阁已经六十七载,那一场六十七年前幽城武郡的大战打破了华夏大陆几百年的和平,除了清风渡以外的所有势力,都妄想从中取得些好处,东有越林,南有武郡,西有塞丁氏、蛊毒灵魅岭,战争将华夏大陆吞入囊中。而事实上,除了无尽的杀戮,除了哀鸿遍野、生灵涂炭,战争又带来了什么呢?无限的仇恨,无限的族系对立让这个大陆片刻不得安宁。战争造就了茫茫的难民的流离失所,还有那些失去家人的孤儿。苏明双亲便为守卫幽城而战死,正是已故仁慈的苏牧然苏老庄主,收养了他,六岁便教其武术,八岁便灌之以医道,方才束发之年便被任命为云漠阁总管,掌管庄院内各大事务直至今日,苏明发誓忠于云漠庄,此生不移此志。而此时此刻“明王府”大军即止,若被知晓庄主和庄夫人双双离世,庄院必然面临着被夺权或者被“明王府”控制的可能,甚至可能一蹶不振。
在庄院生死存亡的时际,苏明脑海里万般思绪交织,但他没有时间去思考,苏明很明白,庄院内必然有“明王府”安插的眼线,甚至比他更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明王严轼会比他想象的来的要更快。苏明汗下若雨,苏明再度俯身低头,微微触及庄主手腕,那一瞬间,苏明惊愕了,阴,极阴,全然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而这种阴,是他从未见过的,换句话说,正常的死尸都绝不可能这么阴冷。方才触及的指尖已经阵阵发痛,紧忙收了手。
“与我一道将庄主和庄夫人的暂先移至内阁!!”。
外侍望着身旁婢女倒在血泊之中,全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连声允诺将庄夫人移入阁内。
那青衣长发少年秉着长剑,表情依旧冷俊,双目燃起红色冥火,仿佛起了杀意,欲从背后刺死的外侍,随之入阁。
阁内宽敞亮丽,壁上点缀着淡雅山水,门梁上串着着朵朵风铃,清风拂动,清脆可爱,古玩色墨,香气袭人,唯独就是显得粉黛过重,更像是女子的闺房,若要说这是夫妻居室,那诚然是没人相信的。
侍卫忙祭拜起来,不知是因为敬重或是慌乱,跪在庄主和夫人之前便磕起头来。
厅院之外的脚步零碎的脚步声越来越厚重,更近了些,苏明长叹一声“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哈哈哈!”,便往大厅回赶,眉角微颤,脸部略带抽搐,不知是方才猛毒留下的后遗症抑或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场景,那笑声十分诡异,作报的外侍顿时毛骨悚然,不禁胆寒入心,磕头磕的越发猛烈。
“哟,苏管家,多日不曾拜访,今日怎拒我于门外?!”明王用极其浑厚的内力腹语到,整个阁楼开始震动,地上的铁甲收到内力震荡晃荡起来,相互之间发出混乱的奏鸣曲。房内门梁上的风铃,亲亲的摇曳,发出与铁甲截然不同的天籁之音。明王手下的士兵难以忍受这极其浑厚的内力,纷纷抱头塞耳,。
苏明淡淡指着地上婢女的尸体说道“本因亲自相迎,不料正遇家丑,尚未处理,担待了片刻,致使明王蹿了进来,吾庄实在有失礼数”。严轼本是个刚烈性子,若听得此番话语应当暴跳如雷,此刻却非常冷静,因为他知道庄主和庄夫人已死,对于口舌之争已全然不顾,他反倒是要看看这苏老头下面该怎么糊弄自己。
明王知苏明此时面色难看必深受重伤,几阵小小音波居然能使之如此,怕是今日云漠庄无人能阻拦了,心里窃喜。“哈哈哈,一个小丫鬟何德何能让苏管家你动容呢?”说罢,又一阵强烈的音波,余音袅袅。
“怪老夫平时管教不严,用人不当,才让此贼人混入吾府院,欲图行刺吾少主,已被少主就地正法。”
“少主?素闻贵庄少主博古通今,潇洒风流,虽满腹经纶,但手无缚鸡之力,何时却习了武?”
“吾少主虽不喜武术,但对中医药理精通,悟性甚高,吾自愧不如,此刺客以被吾主施以剧毒,尚未能近身,已被吾少主毙命。”
幽城素以奇门遁甲和药理闻名天下,“云漠庄”以药理出名,全城上下无不受益于其,凡有大小伤病,无一不能治。而“明王府”以“绝阵”出名,尝与越林之战中布下“幽林战阵”,越林举倾城之兵伐幽城,却被此一阵所败,阵中如有千军万马,势不可挡,越林损伤惨重,这也是越林不敢进犯幽城的原因之一。
明王转而看躺下地上的婢女已然面色发紫,地上的血一滩深黑,而明王对药理一窍不知,观之,似乎信诺了。“尔等主子在哪?本王远道而来,却不来出迎,有失偏颇!”说远道而来,其实明王府距离云漠阁只不过半个时辰马路。看来半个时辰前,明王已经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了。
“庄主正在静修,今日恐不能相……”
“一派胡言,叫你主子出来答话” 苏明尚未说完,立马一剂强力的狮吼功扑面而来,顿时,包围侍卫各个面色狰狞,全部瘫倒在地上,甚至有些侍卫没能及时用内力护体,七窍流血不止。苏明辛有防备,用元气护住了周身,否则怕以此时的状态难以抵挡这一剂突如其来的音波,厅内匾额被敲歪了一道,更别说那些门厅前的桌椅,早已凌乱不堪。
“明王大驾,有失远迎!找苏某意欲何为?”说这话的正是云漠庄庄主苏皓然,说罢便慢慢从内厅走出,苏明瞪大了双眼,自想自己这分看病本事,诊断生死居然还能有错?明明方才已死之人如何又出现了。
而此刻厅内,本在叩首的侍卫已经全然失去了知觉,腹中一柄长剑依然滴着血滴,表情恐怖,如同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脸皱巴巴的,仿佛被灵魂被死神吸取干净一般。少年听着清脆的铃声,眼中的那一抹黑幕慢慢褪去,渐渐地返还成了原本清澈的蓝色。而此刻,她母亲正俯身在八仙椅上,看着他。“辰……过来娘这……娘有……有话对你说”,苏离声嘶力竭的说到,苏辰完全不知道眼前发生过什么,只是看到眼前熟悉的门侍小波已经被他手中的长剑刺死,只好愣在那里,“小波怎么了??”,“听…娘说,来……”还没说下一句,苏离捂住嘴,轻咳起来,苏离从她的掌心看到一滩鲜血,便急忙握拳提气,勉强能让自己说话变流利,“你父亲已经走上了不归路,怕今日一别,娘亲便永远见不到你了,娘亲有很多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苏离从脖子上扯下一个微型的玉石葫芦,晶莹剔透,闪着丝丝微光,散发出淡淡幽香,沁人心脾。苏离全力旋动椅子后方石画上的机关,顿时地面中央出现一道椅面大小的密道,没等苏辰回过神,苏辰已被推入密道,容得苏辰刚进入密道,道口便合上了,苏辰心头一阵刺痛,已全然不知身在何处……
苏离面带着微笑,闭上了眼睛,再也睁不开……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3 14: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逐天际,墨云压星辰,骤狂风四起,云漠庄竟整个都被紫色迷雾渐渐包围,庄内本是灯火通明,随着时间点滴推移,灯火居然渐渐稀疏起来,随之府中的脚步声也渐渐凌乱起来,院内杂乱的兵士无论是明王的部从还是庄内的铁甲们,如同中了魔一般,漫无目的的游荡着,耷拉着手,眼中流血,散布着唾沫星子,着实令人恶心。
“明王,来府中可有何贵干?”苏皓然冷冷地说道,说话中竟透出阵阵阴气,言语只字久久不能消散,私有无穷阴魂绕在周身,便只是这一句,如同千军万马在周边附和。明王全身一阵恶寒,念想半时辰前亲信报知庄主和庄夫人已死,而此时又出现在堂前必有蹊跷,而眼下厅内甲士的症状,必是发生了什么,苏皓然怕是深不可测,想罢急忙悄念咒语,一面作好真元护体,另一面急忙在两步之内施展开浑元领域。浑元领域是“明王府”秘传的上乘的防御法阵,阵圈周围泛出金色正气,似有一道圆柱屏幕在施法者前方,守中带攻,能挡万钧之力,又有闪电游龙隐于正气之中,若用肢体强攻阵中央,必被电击所伤。苏皓然见明王此般动作,大笑“明王岂是来吾云漠庄玩卖弄阵法?”严轼来不及反应,便有一道紫色气力向自己疾飞而来,极快,似乎整个厅内的气力都能为苏皓然所用,也根本不知道气力是从何处发出,正在严轼摸不着边际之时,又有千百道这样的气力,从阵圈周围向阵中心逼过来。阵壁本是金色的游龙却被这无数道紫气弄的污浊发黑,却向阵里逼近,明王深知紫气之厉害,所被此气力所伤,怕是不能全身而退。
厅外阴风阵阵,月光渐渐稀疏,明王精于天象阵势算理,掐指一算大叹不妙,今日夜像极阴,而自己的防御法阵大多数属于吸取周围光明的力量波动而成,目前状况对自己极其不利。正当此时,又见苏皓然双手上紫色冥火燃起,默念咒法,形成一把气壮佩剑,他单手执剑,轻柔一挥,剑身转而变极大,竟把厅堂房顶捅出个巨大窟窿,直劈严轼而来。严轼见此,瞬间大喝,双手八指交叉,付浑元阵于两手心,硬生生用双手强推,顿时,周身与双手浑元阵强行被砍破才能勉强撑住这一击,明王双脚竟也陷入地面几尺,因周身大阵被破,原赋予阵壁上的紫气如大河决堤,扑面而来,此毒之猛,光是轻微的沾染便能使常人致命,明王见机急忙屏住双息,若无常年修炼的真元护体,怕已丧命于此毒。明王急忙纵身而起,跳至于房顶由于前面为了挡下那一击,消耗过多气力,趁在房顶之刻大口喘气,顺势也让自己的战场扩大,免于被厅内的紫色迷雾所染。此时苏明因伤吸入大量毒气,已双目流血,诚然已经成为了周围丧尸中的一元。
莫非这就是尸毒?六十七年前,明王尚未出生,但明王听其父亲说过当年的惨烈景象,确也听说当年战争中尸魔大军的故事。今日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面前,而眼下施展毒术,发动尸变居然是外人眼中救死扶伤,仁义至上的云漠庄庄主,明王不禁胆寒,作为幽城中两大家族中明王府的最强战力,根本没有接近他的机会,更不用说伤其分毫,安逸的幽城今日怕是不妙。恐死斗不是其对手,严轼只好施展轻功逃遁回明王府。苏皓然自是不追,在他眼里,完全没有把严轼当做对手。
话说苏辰掉落在密道里,一心思考怎么打开密道口,回到地面上去见她生死未卜的母亲,然他亦然不知道她母亲已经仙逝。苏辰不断想跳着去触摸试探道口,终在多次后绝望了,苏辰只好顺着通道往前走,过道幽暗,还算宽敞,勉强能容三人并行,若三人之中有一彪形大汉怕是十分勉强。
苏辰偶感有异物在抓他脚,怕是神物志看多了,突然自己的脚被一如盘状物体缠绕,好不容易才脱身,苏辰才开始害怕起来,偷偷地回头,只见一怪物恰破土而出,拖沓地向他走来,苏辰不名所以,便只好急忙径直往前跑去。
前方豁然开朗,只见前方似有一小阁,一张石桌,几条小石凳,墙上挂有一对木剑,壁阁上陈列着满满的书籍,幽暗的烛光遥遥欲坠,桌上放着一封书信…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3 14: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月幕
夜极阴。
夜幕黑的和压抑,不留一点光亮,薄薄的紫色雾气笼罩着整个幽城。幽城一片寂静,却是一帮老道的吆喝和敲锣打鼓打破了这一片的区域的安详。原本是盛夏应有的暴躁蝉鸣,却哭出这一片遍地的凄凉。
原本城中人们淡然安详的生活被这一阵杂乱的脚步渐渐打破。
“谁家的女子死了?”,“听说是临村老王家”,“老王不是自己做法事的嘛,奈何有了子女?”,“孽障啊……”。
说到这,幽城便自古以来有个规矩,道士是不允许娶妻纳妾,更何来子女一说,一来一去,说的是曲折离奇。
喧杂,动乱,一切都显得不平常。
透过那盖着的白毛毯缝隙,还能看到女子,狰狞恐怖,面上已看不清表情,唯有眼白一道,瞪大的如同见到了什么可惧之物,紫色的毒水,从担架上点点渗出。原本是青竹做的单价,似乎被抽去了最后点生机,干枯的几欲裂开。
顺着这敲打的队伍往前看,几里之外便是幽城的墓园,墓园的大铁栅门敞开,山壁之巅传来一阵阵咆哮,远看这座墓园,犹如宫殿一般,便是这园子略大了些,大抵是所有战死的亡魂抑或是逝去的先人均丧葬与此,便一再拓宽了些。幽城的墓园也分为三六九等,中间的宫殿也十分繁华,即便是在这样的夜色中,仍然压抑不住那洁白如玉的外饰的光亮。
诡异的便是今日看园的侍卫,耷拉着头脑,毫无生机的,说起这侍卫,也不得不谈谈幽城的军备确是训练有素,明王训练的军队守备着幽城的各个角落,防止其它城邦的袭击,一旦发现异象,便即可发动奇门遁甲,呼应周围的兵士一起参与战斗。墓园的守卫不过是象征性防止先祖的灵魂不被玷污,一般作为在丧葬时,打开墓园,登记牌位和户籍消除的作用更多一些。
不多久,队伍便行至墓园门口,导师们便邀两名侍卫打开墓园大门。忽狂风大作,原本耸立的铁盔,露出深红色的眼睛,那是一种狼族的眼神,手上幽幽地发出紫色的光芒,挥舞着手中的长枪,直直地向担架刺来。几位抬架子的小哥,见势不对,急忙扔下担子,便是这么一瞬间,伴随着喉咙刚欲呼喊的一瞬,锋利的枪头乱舞将人活活撕成碎片。
伴行的哭丧队伍,见此行径已不敢再有任何作为了,有的傻了眼,瞬间疯癫了,有点已经吓得尿了裤子,有的只好跑往树林里,便是在跑动的过程中,一声声的惨叫,留下的只是一滩滩血迹。
老王已经吓地一身冷汗,虽出门前带了些道符,但也不便对付此般情形,确切的说,自打十来年前不曾见了。虽不曾多见,但经验老道的王正仍然沉着冷静,也观出了些许端倪,便随手捞出手中道符,绘出卷·天玄符,封百汇,上星穴,以镇住担架上女子之尸气。口中念叨着些常人亦听不懂的古怪文字。“呃…啊…”,尸体发出惨烈的叫声,似乎确实隐藏着什么魔物,原本遮掩着尸体的白布,被周身的狂风卷起,那紫色的躯干,干枯之极的躯干,完完全全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量,恶心的液体滴到哪里,哪里便成了焦土。
“不妙,怕是封印不住”,老王,急忙再取两道卷·天玄符封耳门,水勾穴,古有称,即便妖魔乱画,封其眼耳,百汇,便可阻其吸收周围之气,进而遏制其尸力,老王也了然于胸,虽多年未用,但先师的指点确不敢忘却。
顿时间,整个队伍和空间被五行遁甲阵所保卫,看门的两个甲士,直刺尸躯。《Ps:本卷中阵法的属性:五行遁甲阵是**五行之力的阵法,金木水火土,金所对应的是加周身器物战斗力和防御,木系是加强生命能力包括治愈,行动效率,水更多的是防御系,以及幻象类法术,火是燃尽一切的力量主攻击,土属性攻防兼备,根据施阵者的能力,能力低的只能同时拥有一种属性,不过可以选择适当时机变换。能力强的可以发挥所有的能力,其实也就是变换的效率和速度,当速度快的时候,一切能力随心所欲,慢的就是能力低的,变换慢。》
一瞬间周围的五行大旗,林立,原本暗淡的长枪,瞬间散发出金色的火焰气息,甲士灌输最强的力量投向倒去的尸躯,但可以看出尸躯上有紫色椭圆保护的气息,长枪虽尖锐始终难以突破护体的气息,倒是气息沿着长枪柄而上,直至把长枪包围了。普通百姓已经完全傻了眼,跪倒在地,只有乞求上苍能逃过此劫难。
“妾身从未害人,汝等为何如此待我?”这是一阵粗犷而有纤细的声音,这是一阵中年妇女的吼声,却又夹杂着一丝丝女婴的哭泣。“妖界孽障,为何犯我幽城”,甲士到是不慌乱,看得出平时的训练有素,老王惊叹,“为何感染周围的抬担架的百姓,害人不浅,妖孽休得狡辩”。
说罢,旗阵内,天崩地裂,闪电从空中直击而下,这阵势几乎能够将城墙砸出个洞,而地面又从中凹陷崩塌,地刺根根直立。
女尸在如此强大的力量攻击下,已经完全蜷伏成一个蛹状,如果盖上那块白布,这足足就是一个巨大的茧。
“妾身非乱入,应已经逝去多年,大战之后,便常年栖身于此,汝等若再动武,妾身便要…”
“休得胡言乱语”,尚未说罢,两块地表如同刚刺一般翻转过来,如同两个手掌,把这个茧捏的死死,土层周身又燃起熊熊烈火,欲把此物烧成灰烬。
长枪在缝隙中摇摇欲坠,土层一瞬间膨胀了,炸裂,在所有人面前,便是一名美妙的白衣女子,身段婀娜,苍白的脸色和冷淡的表情,抬手抚指间流露出无限魅惑,飘渺浮动,犹如鬼魅一般,确切的是便就是鬼魅。
白衣女子眼角挂着泪滴,“母亲要安然逝去,奈何遇到你们这辈禽兽,我要替她报仇”。
一瞬间,所有人如图石化了一般,站着便无动静了。任由白衣女子指挥,所有人都自己掐住了自己的脖颈,却毫无怨气和挣扎。
“住手!!!”
远处传来一阵呼喊。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3 14: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月白 夜虽阴,东方有一抹月白,照的这片土地十分凄凉。

虽说白衣女子的动作极快,寻常人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如同静止一般,但眼下这男子是看的清清楚楚,方才女婴藏于女尸腹中,女尸虽早已死去,在逝去之前保留了功力在体内,经过多日的不断吸取天地灵气,孵化体内婴儿,才能获得新生,正是如此母体即便被道符封印,饱受摧残,仅仅是破坏其外部形体,若不能摧毁其护体气息,尸体变会吸取周围的生命力量创造出新的生命体,这便是妖族繁衍之法——即牺牲母体为代价,吸取生命气息,创造元婴,幻化成形。再说道,方才如何不动声色地袭击所有的人则是女子被袭击时,顺势将自己的神秘能量散逸到空间中,五行遁甲阵将周围空间封死,女子则是操控这股神秘的能量,控制所有人的思想,进而操纵它们行动,确切的说是女子完全不需要动作,仅需将空间的能量凝聚成链锁操控人脑即可。
“休要阻拦妾身,母亲欲安然逝去,甲士如此不敬,便是大罪,不容饶恕”。在妖族里,在妖星逝去前,即是生命诞生、亡者消去之时是最神圣的时刻,即便是生平罪恶多端、犯下无数过错,在此刻获得新生之时也应当是收到尊重的,毕竟生命的严肃的,值得尊重的。
白衣女子便开始握紧双手,在场的甲士和民众队伍便如同被什么勒住了一般,确切的说是自己的手紧紧的勒住了自己。顿时额头青筋暴展,面色发紫。男子急忙纵身而起,由于四周空间均被五行遁甲封死,只得往上空传入,由于阵法须阵旗维持,而上空则是天井,阵旗无法保护,故阵法上空也是最脆弱的地处,男子深知此法之破绽,便从上方执剑冲入,灵·破天式,男子如游龙虎啸般,全身包裹着绿气,直逼在阵中心的白衣女子,瞬时间,紫色的气息在阵内凝聚成如同一把魔剑,向苍穹刺去,女子丝毫不退让,这股强烈的煞气,形体极大,魔剑的尖峰与男子镇魂剑的剑尖相抵,顿时游龙和紫云凝聚成一团,男子从天而下的阵势立马被削去大半,甚至几乎静止了,灵·幻身术,男子虽执剑破天而下,但左手早已做好念术的手型,便使用了短距离瞬移的法术,说是瞬移,其实应当是瞬间隐匿自身的气息,把气息和空间气息协调,在三步内均可随意移动。说罢魔剑瞬时直插苍穹,把上空撕裂出了一道口子,转而形成一个紫色的黑洞,似乎要吞噬一切。男子急忙连连瞬移,拜托自己被吸入黑洞的威胁。男子自叹此女子功力之深厚,若正面对峙便是再多一名功力如自己的帮手,若不施展全身功力也可能溃败于此女子。男子只好乖乖地呼叫自己的师傅前来相援。
“是谁,为何阻拦妾身,平身无得无怨,却不善罢甘休?”
“在下暮阁凌风,姑娘切勿动怒,在下和幽城百姓均不知妖界礼数,若不慎坏了规矩,万望海涵。”
“母亲刚刚逝去,若这样便饶恕了你们,母亲泉下不得安生。”白衣女子怒道,眼角流露出悲愤和无辜的表情,煞是惹人怜惜。
说罢,女子便使用迷雾遁逸开去,大阵中央便弄弄的紫气,和着些许月光,整个空间都迷茫了。雾内人影蹿动,透过雾气只能看到人影飘动,各种舞姿,曼妙之极,便是放眼天下,如此舞蹈便是眼下男子第一次见,凌风虽被深深吸引,但亦自知此乃妖界幻术,万万马虎不得。
“你我不曾相怨,速速离去,便饶过于你,若再执意阻拦,妾身只好连你也一同祭奠母亲的亡魂”。随之,雾气之内便传出了幽怨的曲调,随着调曲不断加快加强,雾气内的人影变化亦然逐渐变快,犹如古代敦煌飞仙般,多端繁杂。
民众晕头转向,早已不辩东西,到处乱窜,如同疯癫一般,片刻便七窍流血,放倒在地。
甲士不堪重负,相互殴打起来,铁甲的磕碰声,嘶喊声,和着幽怨的曲调,如若不论其它,当真是一番美妙的镇魂曲。
凌风当即单手扶额,按压“神庭”和“印堂”两穴,虽已出师两年有余,服化妖魔许久,此次这般场景实乃第一次见遇,只得强行使得自己清醒,免得自己陷入幻境之中,被这靡靡之音所扰。随即,盘坐在地,双眼紧闭,双手合实,口中喃喃,念叨开去。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3 14: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衣女子见甲士已毫无反抗,折磨痛苦已久,便变幻周身气息为一柄长剑,飘拂转至甲士身后,欲切断其脖子。正当此时,“秘技·清风决”,顿时凌风睁开双眼,周身被蓝色气息环抱,从身体里渗出清澈的内力,将紫色的气息排开,阵法之中仅有男子的周身毫不被白衣女子的煞气所侵,相反的,倒是男子的视野内所有气息均被打散,以男子气息中央为轴心,向外排去。顿时,男子身形如同幻影,以刚施展剑术速度的十余倍的速度瞬间到女子面前,用清澈的蓝色气息捏出女子的长剑,白衣女子,愤怒道“吾只欲取甲士性命,汝之何干?”“护城中百姓性命,保一方安全便是身为暮阁一员的使命。”男子的脸庞这时才被女子看的清楚,英俊的脸颊,高耸的鼻梁,绿衣长衫,眼神是那么坚定,长发飘扬,正气充斥着周边的空气。顿时,长剑彻底粉碎,应当说是被打散,排了开去。
女子便凝内力于掌心,直扑绿衣男子,女子的动作在男子眼中是如此缓慢,几乎每一招都是打打花架势,毫无用处,男子便趁白衣女子攻击收招间隙,转至女子身后,以剑柄奇袭之,凌风心想,女子气势如此强啊,没想到如此不堪,当触及女子身后的时候,不妙,男子的气息刚于女子触碰,变发现并非实体,居然是假象,不妙,顿时,紫色气息瞬间收拢,空间极度压缩,凌风四肢被瞬间捆绑。凌风急于挣扎,但手脚均被捆的死死,难以发力。
看罢,甲士瞬间被女子分崩离析。只剩下铁盔残留着紫色的血迹。
“不……”凌风咆哮到。
“妾身并无取公子性命之意,先已祭奠亡魂,即离去……”,白衣女子诚然杀了两位甲士后,便开始文静起来,怒意全消。
凌风使出浑身的气数,崩断锁链,“休走!……”,长剑光一般直逼白衣女子,白衣女子连连幻步后退,进入迷雾之中。凌风虽能看清周围的事物,但不能识破女子的法术。女子在阵中轻声道“今已无恨,便离去,公子休怒,妾身不过是做了该做之事,方才甲士不敬在先,取之性命理所应当,况且早已中了尸毒,双眼发红,早已不可……”。
正是这一段闲暇,凌风扼腕念术,灵·剑宗术,镇魂剑唤出无数子剑,乘风破浪之势,向周围大阵挥洒而去,五行遁甲阵旗被乱剑击穿,剑气中又伴着清风之力,“妖言,且看我剑阵”,剑气把周围的紫色雾气彻底清楚,白衣女子虽速度敏捷,尚快不过以速度著称的风系剑术,且密集如针,不能全身而退,小腿被划伤,流出了一道艳红的鲜血。所怪的是,地上剑阵虽并不密集,但也不至于使得躺着的民众安然无恙,难道是女子用了元气将他们护住了?
“妾身无伤人之意,何必咄咄逼人,今日天象异动,护园甲士早已被尸气若染,已然无药可救,妾身只不过……”说罢,女子便向远处飞去。
突然间,天际划过一道星痕,正是一柄长剑,向女子飞去,速度之快,肉眼早已不可辨识。
当白衣女子感应到时,转头已晚,长剑已直逼身后。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3 14: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妖化(一)
月下女子白衣飘然,长发随着朦胧夜色中的风随风飘动,面容姣好,柳叶似的一抹淡眉,又恰到好处,与月色极其相称。
忽然一道流星闪过,不,那绝不是流星,正是一柄长剑。
凌风大惊,正是师傅的雷泯剑,身长四尺有余,削铁断泥,如同霹雳闪电,划破这夜空,剑身包裹这的闪电和空气划擦,嗡嗡震颤,直至白衣女子身后,虽凌风欲擒女子,便也不料师傅一出现便要取其命数。
白衣女子虽来不及转身,但其周身气息已经感应到身后有物接近,便凝气相抵。方才一战白衣女子生命气息已被消耗过半,又不料此剑之锋利,护盾气息一瞬间被击破,女子燕身迅速微侧,仍被长剑穿刺,一瞬间鲜血顺着剑身直直地流淌下来,白衣女子发出凌厉地嘶喊,这一声喊叫,把山边的乌鸦震的发聋,发出一声声地呼应,仿佛整个树林都颤抖了,所万幸的是命脉仍伤上级,虽再差半分,怕是金仙难治。
“妖孽,胆敢犯吾幽城?杀吾子民?”老道手捋长须,赫然屹立在空中。
“休要欺骗周身民众,明知并非我杀,又何必装腔作势”,白衣女子虽身负重伤,虽百般痛苦,便字字铿锵,毫不柔捏。
“一派胡言!”老道催动真元,原本贯穿的长剑直直的被抽出。白衣女子蓝色苍白,朱唇不见一丝血色。
凌风道:“师傅,该妖虽身背数命,但望看在她丝毫没对徒儿及周身百姓动手的份上,还望给她一次机会。”
“逆徒,妖自便是妖,恶性难改,即便今日饶他狗命,其周邦城池亦得而诛之,也难逃一死,此事传出吾身为暮阁四剑之一,雷泯又何来颜面面对阁中长老。”老道雷泯作揖状。
“吾若今日纵虎归山,留下隐患,他日又心生杀戮,吾城又同如十八年前一般陷入杀伐,为少生事端,今日吾便替天行道,铲除这类妖孽,以护幽城太平。”
“何必假仁假义…”女子冷笑道。说罢,长剑再次出窍,在女子上空短暂停留,便幻化成四炳短剑,分别居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四位,深深插入地面,整个地面便凸起,四柄剑形成四道屏障,隔绝了外物,封锁妖的气息。防止散逸。
作罢,雷泯在地上俯身盘坐。双眼紧闭便开始念动封印咒语,这是暮阁收服妖类所用,咒印一旦完成,妖物将被湮灭,连气息都不存在,仿佛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般,便也没有再去感染周边和转生的机会。女子由于刚才重创已全然不能动弹,周身的疼痛和折磨让自己喘不过一口气,不得不蜷伏和翻来覆去,直到几乎失去了挣扎的气力。
做法事的老王忽然,由于刚才被紫色迷雾包裹,头脑仍被吸入体内的雾气所感染,如同发了疯似地掏出三道镇妖符,直直飞向老道。凌风猛然察觉,这飞行速度对于凌风的速度来说,便只是个花把戏,把便执剑切断该三道符文,不料此符是爆炸符,剑身过出,金光四溅,猛烈的爆炸将剑身震退,虽道符威力对于习武之人而言威力不大,但若在施法之时被伤到,便会使得体内真气乱窜,弄不好会导致真气逆流,走火入魔。此时老道只得暂停施法,急忙屏息,后方地面猛地拔地而起在身后矗立起一到土墙,将爆炸隔开,“作死,碍我大事”。便剑指一挥,别小看这一指,凝聚了老道多年的修为,老王作为一名常人,被这一指击中后,笔直钉在了十米之外的树上,倒是这棵树也被打穿,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
顿时,原本被锁在剑阵中的女子,身体内渗出无数道紫红色的无名气息,这次的气息发出浓烈的血腥味,破损的白衣随着无名气息渐渐染红,气流在阵中乱窜,拍打着周围的结界。“扰乱母亲不得安生,不曾亏欠你们什么,如今又要加害于我,方才守园士兵明明是中了尸毒,妖类并非全是恶物,人类又岂是个个干净,今日非要亡我,我便要你们性命。”女子说话十分诡异,每一字每一句都拖着长长的颤音,仿佛有无数怨灵在周围附和。“哈哈哈哈,此处尸骨众多,且值今日幽城大地异变,今日我就要此处成为一个鬼城。”说罢,无数妖灵从女子体内散出,黑黝黝的发梢上展现出一条条蛇头,少顷,无数怨灵从阵上方飞出,结界也被怨灵吃的一干二净。说罢,原本有点光亮的天际,被冲出的无数诡异物体所充斥,背负了多大的仇恨就有多大的怨念,把这些进而转化成战斗力的能量。并且妖族母系给予其子女的继承方式就是把自己所有的炼化的生命能量继承给子女,当然也包括了被封印记忆,只是这般记忆只会在极大的怨恨中被觉醒被释放出来。
顿时间,天昏地暗,墓园的将士的坟墓逐渐崩裂,那是一道道眼睛,血红的眼睛,寄托着生前逝去的怨念的眼睛。阴暗的风吹得园边栅栏直响,和着无数冤魂在呼喊,鸣喊这世间的不平之事。哪一个死去的亡灵会没有抱怨和遗憾呢,正如活着的人一般,活着不过是活着,死去只不过是死去的活着。大抵只有至纯之人才能无憾终老,为城邦捐躯,战死沙场的将士又有几个没有背负冤孽和战乱的诅咒呢?
出现在凌风面前的竟然是2位披着盔甲的老将军,面容已经看不清了,唯一能让人看的清的就那双血红的眼睛,老道透过盔甲上硕大的幽字和兵器认得清清楚楚,分明就是曾经征战沙场,名震一时的冷言、魔什两大将军,后因灵魅岭和幽城大战,年老体衰战死于战中。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懒人

尔等还不速速跪下~

积分
11600
 楼主| 发表于 2013-4-3 14: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妖化(二)
战乱和正义无非只是杀戮的借口,带来的只是动荡不安的局势和流离失所的百姓罢了。城邦强大便能护住百姓,掠夺自己想要的东西罢了,族类并无善恶,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生存疲于奔命,抑或是被仇恨压抑着,积累多了便心生仇怨,制造祸端,但终归百般掩饰,剑终归是杀人凶器,剑术是杀人术。即便是死去了,难免会因为杀戮而留下痛苦和遗憾,战士是被战争所选中,替百姓接受诅咒的人罢了,或晚间难以入寐,或见血发狂,诸如此类。
显然,两老将军是**控了,即便人死了,只要是躯体仍在,仇恨仍在,就会被这妖化的魔女散发的恶灵气息蛊惑,应该说是恶灵气息占据了灵魂的位置,操控了意志,成为不折不扣的傀儡。顿时间,电闪雷鸣,两将提腿飞出,留下两个深深的脚印,冷言执钩镰,魔什执双弯刃,在天际中顿时划过三道流星,凌风自知资历尚浅,亦不知对方底细,不敢轻举妄动,老道雷泯也没有把握能否全身而退,大吼一声,“速走,通报暮阁其余三张老。”话音未落,两傀儡已至身前,老道双手一推,画出太极八卦,但傀儡气力之足,尽不可想象,仿佛把多年沉睡于地下的能量一并爆发了出来,八卦在前,两仪灵气自八卦掌心化出,灵气蹿入四位,老道顺傀儡剑气抵身后退,取唤灵兽符,取西方相位幻化,天空中一道白光照下,遥远处隐隐传来虎哮声,老道抚剑撩身,双手不断作印,周身顿时被虎形白色真气包裹,白发耸立,瞬间连牙齿都有几分与虎豹相似。凌风跟从师傅多年,却也是第一次见师傅使出如此道术。“还不快走!”老道一言一语里面都带有强烈的虎啸幻音,周围的树林都为之一颤,“休想”,女子亲昵一声,单手一挥,瞬间前面空间出现了裂痕,女子顿时消失于裂缝之中,凌风用尽平生一切可能逃生的技法往前逃遁。顿时周围的时空又如同方才那样,被一双鬼手撕裂,红衣女子已随着裂缝来到了凌风面前。老道已来不及惊叹这能力的强大,冷言挥舞钩镰,形成强烈的暴风眼,卷的尘土激扬,地上躺着的那些百姓,瞬间被强风撕成布条,纵身跃起,从天而下,魔什操妖刀乱舞,两把弯刀遁入土中,瞬间地面被割出了一个圈,两弯刀从雷泯身后蹿出,冷言纵身跃起立于暴风之巅,双手旋舞钩镰,刀刃划破苍穹,留下一道道红色火焰,刀刃和空气的摩擦使得整把刀身灼热,流火一般,快,几乎无暇眨眼,老道周身虎形气息已经感觉到了两把弯刀袭来,而面前的飞廉大将亦十分棘手,虽白虎的气息使得自己速度百倍,但弯刀和镰刃的速度亦不亚于自己,右手紧握长剑,刀刃已从身后逼近,老道挥剑格挡,纵使雷泯出剑娴熟,手法之快,招架着久经沙场的两把弯刀。眼见冷言暴风已到,飞廉从天而降,老道,双手仗剑,咆哮一声,刹那,老道肌肉瞬间强壮数倍,上衣被暴风眼崩裂,虎形气息如同附体灵兽,抵挡住背后弯刀地攻击,老道怒发冲冠,将部分气息附体于剑身,再以高速的虎奔之势创造真实的残像,速度越快残像越多,一瞬间所有的残影占据了圆形一周的位置,整齐伐一地用剑跳砍向暴风眼之巅,冷言只得躲闪,倒是这道旋风,被从天而降残像瞬间劈碎,压缩的气流到处乱窜,地面被敲出了一个深深的坑。雷泯虽快,这般剑法终究是消耗体力,面对毫无倦意的两个傀儡,丝毫没有办法。
凌风见突如其来的红衣女子,还没有任何反应,已经被女子身上发出的多道气息所束缚,两眼目光相抵,凌风尽觉得很温馨,未有过的温和。那般眼神,凌风不会忘记。凌风逐渐失去了意识,似乎回到了过去,脑海里的画面逐渐清晰,那一年凌风刚刚4岁,还不识得几个字,突然家里大院闯入了几个黑衣人,父母便与它们打斗起来,经过一番激战,凌风父母垂死制服了黑衣人,紧接着又来了群雷泯老道般的道人便说是父母勾结了乱党妖孽,欲投敌叛城,便将凌府之内的人全部格杀。那时凌风仍小,只得躲在门后,眼巴巴看着门缝外的人做着丧心病狂的事,凌风任然是逃不过道人法眼,被抓了起来,因年级尚小,老道们用仅存的怜悯,将这段记忆抹去。后来雷泯见其无依靠,便带回暮阁,收其为徒,终日在山崖之上习武。
雷泯见自己徒弟正在被女子蛊惑,只得快步向女子飞来。人未到时,剑已至。女子长发一撂,用头发裹住了长剑,雷鸣灌输真元于剑身,长剑顿时锋利无比,旋动起来,裹住的发丝整齐伐一的被切成如指长般的一段段,散落在地上,尽是一个个蛇头。女子青丝丝毫不见短,倒是想想也可怕。冷言魔什二将,紧忙赶来,老道见凌风已无声色,便引剑夺凌风,欲逃离此处。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技术宅(基宅) ( 粤ICP备18082987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1746号 )

GMT+8, 2024-6-18 04:53 , Processed in 0.379435 second(s), 23 queries , Redis On.

Copyright © 2018 技术宅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X3.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