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宅社区

 找回密码
 ╱人◕‿‿◕人╲订下契约(注册新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7 | 回复: 39
收起左侧

[活动筹备] 风语广场 7月签到 故事·茶国(下)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88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国庆70周年纪念刀剑神域|桐人杀戮の天使|艾札克杀戮の天使|瑞吉儿宫崎骏|龙猫1全职猎人|伊耳谜宫崎骏|千寻魔道祖师|金凌歌王|寿岭二Free|叶月渚野良神|雪音刀剑神域|诗乃刀剑神域|有纪刀剑神域|亚丝娜刀剑乱舞|狮子王歌王|一之濑时矢

发表于 2020-6-21 2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人╲定下契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人╲订下契约(注册新用户)

x
01a43b5a659d1ca80120a123832a5a.jpg@1280w_1l_2o_100sh.jpg

导语

咱们以后好好玩儿,谁也不许欺负谁!

“天地为鉴 , 朕以大明帝君及人刀令持有者之名义 , 赐人刀令于孤辰。从今以后, 咒缚成空 , 人刀永无。 钦此! " 他像是在念人生最重要的一段话, 每个字都异常清楚而坚决。

故事(本文是下篇,上篇请前往上个月签到帖子)

本期续接上期的故事【戳我
回复谈谈感想即可领取奖励~

- 重逢 -(二十八)
“刚刚的茶太苦了。”皇帝慢慢地走在泥泞的路上,他很少喝酒,爱喝茶。昨天刚下了一场雨,从茶寮到渡头,有很长的距离,皇帝却不肯乘车,要自己走一走,并遣退所有随从,只留孤辰。

他的自言自语,后面的孤辰听得很清楚。

“若配上一颗天星果就好了。”皇帝摇着折扇,清秀的眼睛弯了起来,“对吧,孤辰。”

孤辰“嗯”了一声。

很快,一场乏味的步行被混乱的吼叫与刀剑相搏的乒乓声打断了。

两拨来路不明的人马在河边打成一团。一方人多,多数身形剽悍,满脸横肉,为首的四个头缠黑巾的独眼男人。另一方人少,个个精瘦地跟没吃过地猴似的,可胜在灵活有力,其中一个身着红衫的女子,手执两把金刚叉,飞鱼似的在敌人之间游动反击,又有一位大汉,肩宽背阔,豹目虬髯,不拿任何武器,只凭一双铁拳从旁协助,眼看着占了上风,将独眼男人杀得节节败退。

孤辰示意皇帝不要靠前。

很亏啊,身受重伤的独眼男人倒地而亡,手下死的死,逃的逃,溃不成军。

红衫女子洋洋得意地收起武器,上前踢了独眼男人一脚。熟料,独眼男人竟是诈死,趁女子毫无防备之时,一跃而起,举刀便刺,女子慌忙朝后一闪,脚下一滑,栽进了翻着白浪的河水里。不过,也没白摔,落水前的瞬间她没忘记拽住独眼男人的腰带,一鼓作气把他也带下河。
“少主!”岸边一片惊呼。

那大汉也急冲冲到河边,望着人迹全无的河水大喊一声:“阿豹!”

话音未落,大汉便急着往河里跳,被众人拉住:“您可不会游泳啊!少主水性好着呢!”

此话一出,只听“哗啦”一声,一张俏生生的脸蛋从河水里冒出来,“噗”地吐出一口水,柳眉一竖:“我还没死呢,吵个屁!”

红色的影子,“刷”一下子从水里越回到岸上,她抹抹脸,大声说:“去,把罗三黑的粮食都给我搬喽!”

“罗三黑呢?”那大汉直往水里瞅,生怕再有人诈死。

“遇到我阿豹,他只有喂鱼的份儿。”女子一甩湿漉漉的头发,脸颊上的红晕似骚气了晚霞,她白了大汉一眼,“还以为你的铁指功有多厉害,不也没把罗三黑捏死吗?”

“是你自己说要亲手解决他的!”大汉回敬到。

孤辰与皇帝,同时变了脸色。

明明说过此生再不相见,可当这些人活生生站在咫尺之遥时,在前进与藏匿之间,他们的本心快过了理智。

“你又把什么人给抢了?这回总不是为了一条烤鱼吧?”皇帝,或者说长大的“王检(汪珈)”,朝它们走过去,它的步履,罕有的轻松。

女子就这样傻住了,跟她一起傻住的,还有那张大了嘴的大汉。他们不只看到了皇帝,还看到不近不远地跟在他身后的、一身黑衣的孤辰。
一群不知内情的喽啰见了生人,举着武器就冲了上去。

“都给我站住!”女子突然大吼一声,朱红的双唇喜极地咧开,一点泪光似的东西再眼睛里滚来滚去,“是……自己人。”

人生的相离与相逢,只是一场又一场的猝不及防,悲喜不定。

朴素简单的小院里,四方桌上开出一桌盛宴,仔细一看,大多都是鱼,蒸鱼烤鱼红烧鱼。

如今不该喊你叫“小元”,该改口叫“大元了。”皇帝笑道。

“若这么说,该喊老元才是。都往四十奔的人了!还是喊小元吧,听着亲切,也年轻。”完全长成了另一幅模样的小元,眉眼间还是留着几分当年的爽快与淘气,他灌了一口酒,“我说你小子怎么一声不吭不见了,原来是被你爹抓回去继承家业了。这么多年一点信儿都没有,不够意思!”

“百事缠身,一刻不得闲暇。”皇帝说的是假话,也是真话。来之前他已与孤辰锁好,不要让自己的真实身份,减轻了重逢的喜悦。
“明白明白,大户人家都是这样。”小元把他的肩膀拍得砰砰响。

“哈哈,对对。”皇帝大笑,旋即话锋一转,“听阿豹说,你本在江阴做典史,去年卸任了?没事还跟她一道,干些官兵不该干的事儿?”

小元点头道:“看不惯上头的嘴脸与桌牌,有些事儿上没给他留面子,他不高兴我也不高兴,做官做的憋屈,不如不做。回来抓鱼下酒,不比那好?”

“记得我自城中过时,曾听到有百姓赞那阎典史铁面无私,体恤百姓,却不知那阎典史就是小元你。”皇帝打了个酒嗝,“瞧瞧咱们当年多糊涂啊,连彼此的名字都没弄明白。”

“名字不就是个代号,能坐到一块儿喝酒,那才是实在的。”拌嘴的小元揽住皇帝的肩膀,一杯酒伸到他面前,舌头都有点打结了,“来来,喝!我虽不做官了,可跟着阿豹一样能给百姓干事儿。这些年阿豹也长进了,一个人能领一艘船的人了,整个太湖的水寇都服她呢。我猜不抓她,留着她当女霸王,我高兴了,还给她打下手。嘿嘿,你看见那罗三黑了没?自称什么闯王部下,屁!干的都是抢钱抢粮抢女人的匪事儿!闹事闹到江阴,不灭了他,我名字倒过来写!“

小元说的兴起,又一杯酒下肚,然后看着院墙,奇怪地说:”倒是孤辰那家伙,怪里怪气,让他跟我们一桌吃饭都不肯,跑院墙上去远远坐着,是得了麻风病么?“

”呃……他最近确实染了些风寒,大夫说尽量不要与人接近,以免传给他人。“皇帝也要替孤辰圆谎。

”说了半天,你俩是怎么搅和到一起的?“小元醉醺醺地瞪着他。

”也是早年偶遇,家中替我找贴身侍从,这小子来应征。就这么简单。“皇帝继续撒谎,虽然不高明,但应付小元应该足够。

”咦?那小子居然也去学了拳脚?”小元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旋即又哼了一声,“切,你家里人还真不长眼。那小子瘦的风都吹得跑,找保镖应该找我这样的找!”

“对对,可咱没遇上不是嘛。”皇帝拿过酒壶给他满上,“来来,咱兄弟俩接着喝!”

院墙上,阿豹与孤辰一人坐一边,隔着四五步的距离。

从小元家的院墙上看出去,也能看到一条河,有点像天星河,只是河岸是黑色的。

“给!”阿豹扔了一个鹅腿给孤辰,“小元可把他家最后一只鹅给宰了。如今灾荒连年,许多人连树皮都啃了。你别浪费,都吃光才行!”
孤辰看了看油光闪亮的鹅腿,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王检(汪珈)说你病了?”阿豹怀疑地看着孤辰,墙下那两个人的大嗓门她听得一清二楚。

“是。“孤辰道,”比风寒更严重的病。总之不要靠近我。”

“这么远,够了吧?”阿豹瞪了他一眼,“二十多年不见,变得怪里怪气的。”

“你也变成了一个中年妇女不是么。“孤辰脱口而出。

啪!一只绣鞋砸到孤辰头上,阿豹叉腰挺胸:”宛如少女!“

孤辰呛了一口,被自己咽下去的笑给弄的。

时间对阿豹的外表确实宽容,三十多岁的女人,依然娇艳地像刚盛开的牡丹花,美丽又不软弱。

”我跟小元曾坚持了好几年的信给你。“她看着他,”可那些信全部原封不动地躺在石缝里。你知道我们多担心你么?“

”家有变故,走得急。“他面不改色地搪塞过去,又问,”你爹呢?“

”还在太湖上蹦跶呢。六十多岁的老头比鲜虾还猛。还经常跟我比闭气功。“她朗声笑道。

”你现在水性挺好啊。“他故意问,”你爹不讨厌你啦?”

她耸耸肩,笑道:“你不知道,我游了好久,才把这个爹给游回来。”

“哦?”他想了想,说,“我一直很奇怪,从前你为何怕水?”

阿豹凝固了片刻,直到一直苍蝇贴在她鼻子上,才把她唤醒过来,她孩子似的晃着只穿了一只鞋双脚,看着流动的河水:”其实打我会走路的时候,我就会游泳了,五岁那年,我娘亲为了救我,被仇家抓住吊在船头,不论他们怎么逼问,她都不肯说出我的下落,然后就被淹死了。她把我藏在另一艘船的船舱里,,我看着她从活着到死去,尸体被抛进漆黑的水里。等我爹带着人马赶来时,一切都晚了。从此,我就不会游泳了,看到水就头晕。“

孤辰愣了愣,说:”你爹把你娘的死,算在你头上?“

”总要找个发泄的方式“,阿豹无所谓地笑。

”你不觉得他欠了你很多?“孤辰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差点被淹死在天星河里的下丫头。

”他给了我一条命,还欠我什么?“阿豹反问,”我没想那么多,就想着能为他做点什么“,说到这儿,他的笑容又露出来,扭头看着孤辰,”现在什么都好了。所谓先苦后甜,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嗯。“孤辰點點头,把鹅腿啃得溜光。

”你跟王检什么时候回京城啊?“阿豹问,”别赶着走嘛,好不容易聚一次,再见面又不知是何年了。晚上我把船上的弟兄一起叫过来,大家不醉不归。好,就这么定了!别反对!唉,早知会遇到你,就让你给我带天星果来吃了。好多年没吃到了。“

他看着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身体里涌出一阵莫名的轻松,好像突然回到了十二岁之前。

夕阳如金,照一地宁静。院墙里的人已经醉得淋漓尽致,东倒西歪。院墙上的人,尽管坐的老远,却没有距离。

夜里,河上驶来了黑红相间的船,阿豹的十几个手下拿出压箱底的好酒,陆陆续续往小元的家而来。

皇帝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在小元跟阿豹面前,他只是王检。

孤辰依然像白天那样,独自坐在院墙上,在满院的热闹之外,偷偷地愉悦。

人群中 , 有个矮矮的男人 , 细眼尖嘴, 像只精明的老鼠 , 一只黄布袋斜背在身上 ,慢吞吞地喝酒吃菜,时不时朝院墙上看一眼。

许久之后,矮男人穿过人群,走到正端着酒碗的阿豹身边,附耳几句。

微醺的阿豹像是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酒劲全散了,随着矮男人走到人群之外。

矮男人从布袋里拿了个亮晃晃的小东西出来,阿豹朝那东西看了一眼,倒吸一囗凉气。

很快,她遣走矮男人,回到人群,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清晨的河边,小元把皇帝的背拍得砰砰响,说:“以后可不许失踪了,回京城记得写信来!我跟阿豹有空也会去看你们的!"

皇帝笑着点头:“好。江河万里,有缘再聚。"

“我们走了。保重。"孤辰站在所有人后头,淡淡道。

'行了, 走吧走吧 , 别跟娘们儿似的难分难舍。 " 阿豹冲他们吐舌头, 然后看向孤辰 , 昂首说道, “下次见面的时候, 给我带天星果来。 要一大袋! 不然揍死你! "

“撑死你。"孤辰瞟了她一眼。

蜿蜒的河岸上,他们之间的距离,又慢慢拉长。

皇帝与孤辰在走出很远之后,还能听到小元的大嗓门—— “谁要是敢欺负你们,来找我!我不饶他们!"

孤辰想, 如果他没有毒, 这时候应该会折返回去, 用力抱住小元, 再把这小子的背拍得砰砰响。


-自由-(二十九)

今年的春天,恐怕是不廿心离开的冬天伪装的。

京城里 , 到处是蒙着口鼻 , 洒水打扫的人。 无数死了的人 ,被活着的人一拨一拨地抬出来, 快死的人 , 在无休止的发热与咯血中苦苦挣扎。 数月以来 , 在尸骨上燃烧的火焰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 浓浓的烟雾随处可见 , 虽然飘到很高 , 却也不能将亡者引向天堂。

当上天把所有灾难都在同一时间派发给你时 , 你应该对它说谢谢, 因为这意味着一种终结,也可能是另一个开始。

清冷的宫殿里 , 皇帝独自站在巨大的地图前 , 手指沿着那一个个红色的地名移动。

“太原…… 大同……居庸关……广甯门……" 他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念, 那是他的敌人行进的路线。 如今 ,那个迫不及待想将一个新王朝搬进来的人,已盘踞在家门口。

若非这场疫病令我军元气大伤,李自成没有胜算。

"孤辰站在他可以接受的最近的距离里,冷静地看着那个被万民唾骂为“无能昏庸"的帝王,“你现在命令我做些什么,或许还来得及。"

“杀了一个,还会有一个,你能杀多少?"皇帝转过身,脸上没有半分惊惶与愤怒,他笑着摇头,“孤辰,不论十年灾荒,还是天降疫病,我输了就是输了。我没能守住朱家江山,也没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 孤辰皱了皱眉。

“但我做了一切能做的。"他并不沮丧,“人活一世,总是会尝点苦头的。皇帝也不例外。" 孤辰沉默良久,道:“走吧。一个破龙椅,他们想要给他们吧。"

闻言,皇帝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他道:“你等一等。"

说罢 , 他转身进了内殿 , 许久之后才出来 , 手里慎重地捧着一个不到一尺的红木匣子。

孤辰看着他一脸肃穆地将木匣放在自己和他之间的地上。

做完这一切,皇帝直起腰,直视孤辰:“跪下。" 孤辰微微一正,单膝跪下。

“天地为鉴 , 朕以大明帝君及人刀令持有者之名义 , 赐人刀令于孤辰。从今以后, 咒缚成空 , 人刀永无。 钦此! " 他像是在念人生最重要的一段话, 每个字都异常清楚而坚决 , “孤辰 , 以后你无需再听命于任何人。 山高水长 , 海阔天空 , 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孤辰如遭雷击, 脑子 “嗡'' 的一响, 很久很久, 都没有朝那个历经千年沧桑的匣子伸出手去。

阿爹说 , 妖刀营的人刀令 , 只有九五之尊才能使其中的咒缚生效 , 也只有他们才能让咒缚失效。 可是 , 从古至今 , 又有哪个帝王会廿心放走这么好用的刀呢?所以 , 一句简简单单就可以解除他们悲哀命运的话 , 没有一个人会说。可这个家伙却……

“拿去吧。" 皇帝见他半晌没动静 , 笑道 , “你我相交多年 , 如今我能给你最大的谢礼 ,就是自由。"

孤辰的手 , 少有地颤抖着 , 在他碰到这个匣子时。

皇帝又道: “不过 , 我虽然还了你自由 , 可你身为蝎妖的毒性 , 我却没有办法帮你解。  你要自己想想办法了。 ”

匣子已经完全抱在孤辰怀里,紧紧地。

见状 , 皇帝释然笑道 : “走吧 , 这是我的战场 , 不是你的。"

“你也走!"孤辰大声道。

皇帝走到殿外 , 看着眼前每一寸熟悉的景色 , 说 : “你若视我为友 , 应该明白 , 我作为一个君王,一个不称职但也不太坏的君王,最想往哪里走。"

孤辰攥紧了拳头。

“小元他们不是常说,人活着,就得活得有根骨么。皇帝也是人呢。”

皇帝抬起头,俊朗依然的面容沐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落在地上的影子被拉得很高,很大。

有人说,影子里,藏着人的魂。

孤辰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离开皇官回到山庄的,只记得皇帝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好好活着,也代我问候小元跟阿豹,认识你们是我一生里为数不多的乐事。"

崇祯十七年三月,皇帝朱由检自缢于景山。梦想着“接替"大明江山的人侵者们,在这个时年三十五岁的“昏君"身上,除了看到一袭蓝色皮之外,还有一行书于袍中的大字——

勿伤百姓一人。

- 12根骨 -(三十)

孤辰在山庄里待了一年有多 , 从春天到冬天 , 再到下一个炎夏。他不关心外头谁跟谁又打成了什么鬼样子 , 不管谁又被谁轰出了本就不属于他的皇宫 , 也不在乎无数外族浩浩荡荡离开京城, 把汉室江山改成满清天下, 甚至连那失败者在临走时放在京城里的一把大火,也只是换来他冷冷一笑而已。

他最关心的,还是种植了无数次的天星果。

花圃里所有有毒的植物被他连根拔除,堆在一起烧成了灰烬。他不再需要它们,永远。

可是,依然没有一颗种子活下来,不管他戴多厚的手套。所以,他的花圃一年四季都是空的。

他最大的愿望, 就是把自己种出来的天星果, 送到小元跟阿豹面前。

不过照这个情况看来 , 这个愿望落空了 , 起码今年是这样。 只好等到夏去秋来, 山庄外的天星果长成,再给那些家伙送去吧。

这一年多 , 他约半年出一次门 , 去的地方也只有一个, 城里那个卖花苗树苗的老韩头家。 热情又市侩的老韩头跟他说, 只要买他精心配置的肥料 , 就没有长不好的植物,说一大堆, 无非是为了银子。 当然, 老韩头的肥料至今也没有在孤辰的花圃里发挥作用,但孤辰依然孜孜不倦地把这些肥料搬回家。

太热 , 喉咙干得冒火 , 他走进人最少的茶棚下, 拣了最角落的位置, 要了一杯茶。

不远处的几个青年, 围在桌前一边喝茶一边小声交谈 , 时不时还竖一下大拇指。

“围城七十日,二十万清军都没攻下江阴!"

“听说带领全城抗清的,是江阴典史阎应元?"

“是前任典史,他已卸任了,又被找回去。"

“姓阎的是条汉子!可毕竟敌众我寡,江阴破城也是迟早的事。"

“咦,什么味道臭臭的?"

几个青年停止了议论,耸着鼻子寻找气味的来源。

最角落的桌椅前,留着一杯喝了一半的茶,还有一袋落在凳脚旁的不明物体,没有人。

孤辰等不到秋天了。

眼前这座小城,跟记忆里的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花草树木 , 楼字屋舍 , 伤痕累累的人与城墙 , 你几乎找不到任何完整无缺的东西。

城外的军队密集成了黑压压的妈蚁 ,刀剑雪亮, 强弩待发, 红衣大炮的炮口一刻未停地对准顽固的城门。

二十万铁甲大军对阵不到十万普通民众,却至今没能讨到半分便宜。

高高的城墙上 , 几个清军大将的人头在夜风中晃来晃去 , 残留在墙上的各种痕迹与干涸的血液,简单而忠实地证明了战斗的惨烈。

火砖木铳, 挝弩滚油 , 草船借箭, 声东击西 , 当一个人的智慧与胆识毫无保部放到一场为家国而战的对抗中时,奇迹也就变成了必然。  

深夜 , 硝烟之地终于等来难得的平静。 因为中秋 , 一轮圆月努力摆脱了云雾 , 温柔崤着那片处处疮痍的土地。

一把被撕成碎片的纸 , 雪一样从城楼上散进闷热异常的空气里。

“刘良佐那个软骨头 , 写个招降书都狗屁不通 ! " 满脸污渍 , 浑身找不到一块好肉 ,却依然生龙活虎的小元 , 用力擦了擦手, 好像那招降书是比屎尿还要脏臭的玩意儿。

“东城墙已岌岌可危。" 孤辰望着城楼夕卜连绵不绝的兵马 , 双眉深锁。

不光他们 , 城中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 , 城破是迟早之事 , 他们已到了极限。 可是 ,竟无一人有投降之心。 偶尔也有少数人摇摆不定 , 可一看到那个与全城同仇敌忾 死守城门 , 铁塔似的身影时 , 又绝了那软弱的念头。 孤辰亲眼看到白发老叟领着垂;小儿 ,把省下的囗粮送给守城的军民 , 说自己饿肚子不碍事 , 得让你们吃饱。

每个人都在尽力而为。

“今日中秋, 不可无酒。" 小元没有回应孤辰的话 , 下城楼去找酒。 半晌回来 , 手里却只提着两个茶壶,不无遗憾地说:“没酒了。只得两壶茶。" “以茶代酒,也无不可。''孤辰接住他扔过来的茶壶。

“你的病要怎么才能治好啊?"小元灌了一大口茶,皱了皱眉头,“这茶太苦了。" “

不知道。"孤辰抿住茶壶嘴,啜了一口。

“要抓紧时间治啊!不然我们得老隔着那么远说话,多烦心啊。"小元瞪了他一眼,黑黑的手指把茶壶弄成了跟他一样的大花脸。

孤辰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要说些实在的话:“小元,不出一日,此城必破。清军不会留你性命。何况,他们为这一仗死伤无数,三军挂孝,这笔窝囊账,一定会算在整个江阴城头上。"

“所以你该滚蛋了。''小元望着天上的圆月,黑乎乎的圆脸亮成了另一个黑乎乎的月亮,“谢谢你帮忙。"

“我并没有做什么。"孤辰说,月色将他的脸照得比平日苍白太多。

小元低下头,俯视着将他们的城池包围得水泄不通的敌军,笑道:“都这时候了,你还当我傻呀?你以为我不清楚四面城墙的极限在哪里么?如果不是你干了些什么,这城早就被炮火轰开了。"

孤辰一匪,下意识地否认:“胡说八道。我能干什么?"

“我确实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小元转过头,“我只看到你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去到四面城墙下,在地上划拉奇怪的图案。还看到你的脸色越来越像从棺材爬出来的活死人。"

记忆里,你可不是个这么细心的人。"孤辰不看他,生怕自己的眼睛泄露秘密似的。

没有花圃里的毒物相助 , 他就只是一只拔去了毒针的蝎子 , 再不能像从前那样轻易取人性命。 即便可以 , 面对二十万全副武装的敌人 , 他又能毒杀多少?尽管自身的毒性还在, 可那种慢性的伤害 , 除了对自己的身边人不利 , 在隆隆的炮声前什么用处都没有。人刀的用处 , 从不是为了保家卫国抗击外敌 , 他与他的祖辈们, 仅仅是争权夺利、阴谋暗杀的工具。

他觉得窝囊。 可还是要做些什么的。 既然不能杀敌 , 那就守城吧。 他是妖怪, 尽管不是多厉害的妖怪 , 也自有妖怪的方法。 可惜 , 江阴城不是他家的小山庄 , 即便他将大半条命都搭进去,护卫城墙的结界还是日渐虚弱。

“孤辰。"小元突然很认真地喊他的名字,“你不是人类,对吧?" 孤辰手一滑,差点把茶壶掉下城楼。

“阿豹手下有个矮子,本是个修道的家伙,被仇家暗算只剩半条命,碰巧遇上阿豹,路见不平给救了,矮子遂投奔了阿豹,没事儿就替他们算算哪天宜出门哪天宜开张。矮子有多少本事我不知道,可他手里有面镜子,里头能映出非人之物的本相。"小元喝了口茶,一抹嘴,“上回在我家喝酒,矮子跟阿豹说,院墙上坐的人不是人。"

孤辰沉默了很久,转过身,看着小元的眼睛:“对。我是一只蝎妖,本相丑陋, 一 身毒性。”

“咦?你喝的是茶不是酒,怎么就醉了说胡话了呢?"小元的严肃突然溜走了,笑嘻嘻地说,“后来阿豹把矮子揍了一顿,说他喝多了看岔了,以后再也不许他乱说。我们都把这事儿当成个笑话听呢,你还认真起来啦?”

“你们一一''孤辰被他坦荡的笑声弄懵了。

小元喝光茶壶里的茶,将茶壶一扔,朝孤辰走过去。

“你干什么 "孤辰连退几步,“我身上有毒!"

话音未落,他的背脊已经被小元拍得砰砰响了。

“别管毒不毒了 , 我就记得咱们小时候说过 , 要好好玩儿 , 谁也不许欺负谁。 '' 小元一字一句道, 随后斩钉截铁地嘱咐 , “去找阿豹 , 她的船如今正在太湖之上与清兵厮杀。" 孤辰深吸一口气 , 用力推开他 , 退开很远 , 吼道: “你疯了 ! 靠我这么近, 不死也重病!"

“我身强体壮, 哪那么容易被毒死? " 小元丝毫不管身上骤然变严重的伤口 , 咧着大嘴一笑 , “等打了胜仗 , 咱们几个再回天星河去烤鱼吃酒! 还有, 把天星果加到茶里,

" 那果子甜啊,再苦的茶也会变得好喝了。 “

孤辰看着兴高采烈的他 , 仿佛又看到了多年以前 , 那个举着大鱼从河水里冒出来的,虎啦吧唧的少年。

“还愣着干啥!快走吧!把你日行千里、飞檐走壁的本事亮出来!"小元朝他眨眨眼,一挥手,“再替我给阿豹带句话,三十几岁的女人了,该嫁就嫁了吧,回去生个胖娃娃,别总在水上到处漂了。"

所有想说的,不想说的,在孤辰的喉咙里转了许多个圈儿,最后化成了一个字:“好。"

” 保重!“

“保重!"

当他以他的方法,避开重重包围,去到城外之后,他跃上一棵茂盛的树,站在最高的.一根树杈上,回望了一眼那座尖刀一样立在圆月下的城楼。

他已经很明白,小元跟“王检"都不会跟自己走,他们比谁都清楚,自己应该留在什么地方。

天明之前,他见到了满面烟尘,肩膀上还留着一支来不及拔出来的箭的阿豹。

战争永远是最快的制造丑陋的机器,连历来富庶美丽的太湖也未能幸免,处处浮尸,血沉深水,熊熊火光在支离破碎的船只上烧,嗖嗖的利箭仍在空气里往来不休。

阿豹的手下,已死得差不多了。

在敌军的眼里,乌合之众的水寇与装备精良的清兵水师,这场仗一开始就是个笑话。

可他们不知道,跟他们卯上的人,是个为了学会游泳,连命都可以不要的野丫头。

对于孤辰的突然出现,阿豹一点都不惊讶,忙着往土炮里填火药的她,顶着一张烟尘密布的脸说:“你来的不是时候,姑奶奶忙着呢。"

“小元担心你。"他直言不讳,“以我的能力,能保你安全离开。"

“你能保所有人,包括江阴城里的人安全离开么?"她头也不回地问。

不能。"他如实回答。

“那你能让侵人我疆土的清军一夜消失么?"她利索地点了火,轰隆声中,一团火球飞向正前方的大船。

“不能。”他说,“我不是能扭转乾坤的神,只是个妖怪。" 相对那艘船的坚固与庞大,阿豹的火力显然不够。

“那你让我跟你上哪儿去?"阿豹转过头,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笑道,“我可受不了到处都是清军。

“阿豹!"他的心里隐隐有了相似的预感,知道自己要留在哪里的,不止两个人, 是三个。

“我们家老头中了五箭。"她定定地看着他,“冲我喊的最后一句话是,另丢你爹的脸!"

说话间 , 一支冷箭朝阿豹飞来 , 孤辰侧身一挡, 箭头深深扎进了他的手臂。

阿豹见状,急了:“赶紧给我滚!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四周的混乱, 摇晃的湖水 , 敌军的嚣张 , 全部映在孤辰渐斩 的眼眸里。

“我说过, 你们要再掉进水里 , 我一定把你们捞出来。" 他看了阿豹一眼, “你自己小心。天星果我会给你留着的。"

说罢, 他纵身从身下船, 脚尖踩着水面, 像只迅猛戈挝水面的鹰, 朝敌军阵营冲了过去。

他没数过身上中了多少箭 , 也不知道疼, 他跳到敌人的船上, 搏斗, 厮杀, 他要赶在所有人将他击倒之前将对方置于死地, 他第一次摈弃了身体里 “人" 的一面, 将自己自己彻底变成了一只凶悍的蝎。

刀与剑,拳与脚,暴风雨一样扑到他身上。

他放任自己的血四下飞溅,那是一只蝎妖的生命,也是最毒的武器,他看到许多人惨叫着倒下去,但很快又有更多的人扑上来。

超出他能力之外的战斗,并没有召来太多奇迹,一柄利剑刺进了他的腹部,他紧紧握住剑柄,也握住这个清兵小头目的手,在对方惊恐的喊叫里,一起倒进了早已变了颜色的湖水里。

当气泡与水声贯穿于耳中时,孤辰接近空白的脑子里,唯一想的是,这里的鱼虾怕要被毒死了吧。

可是,他却忘记了,自己身上的血,已经没剩下多少。

在失去意识前的瞬间, 他看到扭曲的水面上, 一只红黑相间的船, 箭一样往敌人的船队中冲去“ ·

轰!

那一团从水面上爆出的光, 强烈得像有人把太阳砸了下来 , 金色的, 红色的, 各种明艳犀利的颜色胀满了他渐渐闭上的眼睛。 最后, 所有的颜色都汇成了一张生动的脸,那张脸会笑,会翻白眼,两颊的红晕像烧起来的晚霞……

几乎同一时间, 随着巨大的轰鸣与腾起的狼烟, 汹涌的清兵冲进了紧闭了整整八十一天的城门……

孤辰不知道自己沉到了哪里, 冰凉的湖水变成了坚硬洁白的卵石河岸, 三个落汤鸡一样的小家伙并排坐在夏天的阳光里烘衣裳。

清脆的蝉声里,有人叽叽喳喳地说话——

人活着吧,就得活着一股精神气儿,小里小气,窝窝囊囊地,不痛快,不敞亮。

咱当一会人不容易,得活得有根骨。

咱们以后好好玩儿,谁也不许欺负谁!

(节选部分全文完,选自《浮生物语·茶国·夏季特别篇》 由于剧情关联问题本文省略了序言和尾声,有机会在后续的期目中呈现)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 ... 3113543757646009195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 ... 1687294490935116884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签到天数: 88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国庆70周年纪念刀剑神域|桐人杀戮の天使|艾札克杀戮の天使|瑞吉儿宫崎骏|龙猫1全职猎人|伊耳谜宫崎骏|千寻魔道祖师|金凌歌王|寿岭二Free|叶月渚野良神|雪音刀剑神域|诗乃刀剑神域|有纪刀剑神域|亚丝娜刀剑乱舞|狮子王歌王|一之濑时矢

 楼主| 发表于 2020-6-21 21: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0-6-22 17: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0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0-6-22 17: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上花开花落......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人生就像是一个曲调,从无声起,在“银瓶乍破水浆迸”的高昂后,终归于无声。又如一场烟花,迸发漫天璀璨,又归于平静。时光岁月或许的确会推平一切吧,毕竟人生在世不过百岁,万物在天地间都不过是逆旅过客。但人终究是不一样的......他们有思想,有情感,会伤春,会悲秋,会追忆,会惋惜,还会感叹“刚刚的茶太苦了”。万物中最辛苦的恐怕就是人了,不仅要奔波衣食,还要顾念种种关系羁绊,活着就要戴上重重枷锁,还会被继续增加负重。但这真的是活着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日日戚戚,如在深渊。不!这不是活着!
庄子说:易,穷则变,变则通。既四面碰壁,浑身束缚,那便挣脱这束缚,既不自在,那就打破这不自在。人活着吧,就得活着一股精神气儿,小里小气,窝窝囊囊地,不痛快,不敞亮。当一回人不容易,得活得有根骨。
澈澈蝉鸣,处处蛙声,现在是夏天呢。莫使秋风起,如此绊人心!

——7月签到,阅文有感

评分

参与人数 1灵石 +30 收起 理由
Blue_sdo + 30 o(* ̄▽ ̄*)ブ 发糖

查看全部评分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867 天

连续签到: 6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星座|处女座复联|美国队长复联|钢铁侠宫崎骏|龙猫2复联|雷神宫崎骏|龙猫3技术宅七周年宫崎骏|无脸男宫崎骏|猫男爵宫崎骏|卡西法刀剑乱舞|鸣狐刀剑神域|亚丝娜刀剑神域|桐人恋与制作人|李泽言恋与制作人|许墨恋与制作人|白起

发表于 2020-6-22 17: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哦莫,太长了,,我先马一下慢慢看,,

点评

我也要慢慢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6-25 14:55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0-6-23 10: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怕不是五笔输入法用户。这个月刚注意到签到的文章诶。看到最后才知道好像是转载?看蒙了,大明皇帝和一堆没太懂身份的人,啊这
算了,签到表示敬意

点评

故事不是从上个月签到开始的嘛……这是下篇  发表于 2020-6-23 17:36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0-6-23 11: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马了,马就等于看了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40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8]以坛为家I

国庆70周年纪念

发表于 2020-6-23 17: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咦,是转载吗,我马一下,感觉会是大长篇~

点评

就上下篇呀o(╯□╰)o  发表于 2020-6-23 17:52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0-6-23 17: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Blue_sdo 发表于 2020-6-21 21:33
@言陌路 @z976 @黑灰帽子 @蜜蜂_康 @月夜琉璃猫 @落絮 @细致入微 @春日青色的花 @重重行 @小盗阿卡 @酱汁五 ...

呃。。。竟然@我

点评

嘿嘿(#^^#)  发表于 2020-6-23 18:53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0-6-23 2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蹲一下?看看后续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20-6-24 09: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呀,这个故事,很感人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7 天

连续签到: 17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0-6-24 17: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一下,感觉很好看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40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8]以坛为家I

国庆70周年纪念

发表于 2020-6-24 18: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今天下午没事做又好好看了一遍,快关掉的时候看到导语,不知道为啥鼻子就一酸……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0-6-24 22: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主题的国风图片真好看,收藏了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0-6-25 14: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夜琉璃猫 发表于 2020-6-22 17:30
哦莫,太长了,,我先马一下慢慢看,,

我也要慢慢看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腾讯分析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7-6 16:03 Processed in 0.168454 second(s), 79 queries .

© 2020 技术宅(基宅)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Jvmao 粤ICP备18082987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