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宅社区 ( ZAI | Z站 )

 找回密码
 ╱人◕‿‿◕人╲订下契约(注册新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41 | 回复: 0
收起左侧

[七十七題] 【生死相隔】-樱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4-3 15: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人╲定下契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人╲订下契约(注册新用户)

x
很久之前的选题了,最近回来一趟就把没完的给发出来了。。。又是快速虎头蛇尾的一部。orz,只是一颗想完结的心而已。

一.乌衣巷潇湘馆
三月是樱花的季节,积雪融入土地,慢慢化开,枝头的樱花在些微的白雪衬托下显得无比娇艳,几乎也在同时樱花随风飘落,形成一片樱花雨,美轮美奂。
樱花飘落,赵环佩随手接过飘落进窗的樱花装入身旁的空器皿中,艳红的樱花瓣衬得纤细的手愈加苍白,习惯性的赵环佩望着透过枝桠间缝隙照射进来的光线逐渐消失,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起身整顿衣冠。此时乌衣巷间逐渐响起龟公们打着哈欠搬动店门木板的声音,以及互相之间谈天的声音,不一会点点灯火取代了太阳的光辉逐渐照亮了乌衣巷整个夜空,胧胧灯火与巷间间歇传出的一两声吟声浪语交织出屋里巷间的无限暧昧。
位于乌衣巷后街的潇湘馆绿竹掩映也一改白日的沉寂冷清沾染上了层层夜色,不同于前街老鸨小姐们打开门户大肆招揽恩客,潇湘馆的木门半开,门牌也没写,只点着一盏写着潇字的灯笼挂在门前,门口正对着乌衣巷中最大一家妓院的后院,不似门前妓院的那般喧哗吵闹,潇湘馆四周在从门口直通内部曲径点缀的似有似无的灯火的照映下像是披上了一层弱有弱无的薄纱,魅惑非常,间歇传出稀稀疏疏的三两人语,也能隐约听到从各个厢房中传出的低声呻吟,细听之下却尽是男子呻吟与喘气声,潇湘馆的厅馆内所坐的也尽数是男子,或搂抱在一起,或亲亲我我好不暧昧。“灵官!大爷我好久没来有没有想爷啊,爷可是想死你了。”说罢那人掐了一下身下的灵官,“大爷别急嘛,慢慢来,啊`灵官先出去一下,恩。大爷重死了。”过了一阵那个叫灵官的少年才推开门走了出来,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潮配上一双清秀灵动的眼眸,手中拿着茶盏一类的东西一脸嫌弃恶心的样子轻撇了一眼屋中的男人整了整快要垮下来的衣襟快步走到一名衣着艳丽的男人面前附耳不知道说了什么,那男人轻笑了一声用手拍了拍灵官的屁股笑说:“这爷可得罪不得你就顺着他点就是了,今晚他给的打赏可不少,伺候的舒服了,明儿你床头还不知道能留下多少呢。”正说着呢,那屋中的男人好像等不及了乒乒乓乓的摔打了什么,转眼衣着艳丽的男人便狠狠拧了一下灵官的肩膀骂道:“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纯,还不上去伺候爷,小心明儿个丢了饭碗!”过了又对上面的买客说到快了快了,声音变得像浓稠的蜂蜜一般,灵官似是不情愿的样子哼哼唧唧的这才回到了房中。其他厅馆中的人望了望那衣着艳丽的男人见怪不怪,原是潇湘馆的老鸨在教训手下人呢。老早就听说潇湘馆老鸨的手段不一般,不但手下的小倌们各个美艳动人还和洛阳各大富商贵人暗里有些买卖将潇湘馆经营的有声有色,若不是碍于男子与男子间的不伦或许早已是乌衣巷数一数二的喧嚣地了。赵环佩望着楼下老鸨训诫灵官的情景,不由停下了脚步,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一直走不出去,正想着耳边却传来茶杯破裂的声音。
“啊——!鬼!”“什么事大惊小怪的”老鸨细长声音随即从旁边传来,看着瘫倒在地上脸色发白的端茶小厮说道:“哪有什么鬼不鬼的,再乱讲小心——”老鸨刚转头便好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噤口发不出声音了。
二.捉鬼
赵环佩呆愣了一下,随即便闪躲到转角阁楼去了,待老鸨反应过来时别说鬼影连个人影也没见着,揉了揉眼睛老鸨镇静下来对那仍旧瘫倒在地的小厮说:“今日是你我看花了眼,这事也别太放在心里了,回家休养几天吧。”说罢叫来远处的佣人将那小厮搀扶了下去。这么做原是不想因小厮见鬼的事坏了潇湘馆的生意,也不想底下人乱嚼舌根乱了规矩。想来潇湘馆这不安生的地方见到脏东西也不奇怪,明儿个找个道士来做法就是了,若是闹大了让上面知道了那倒不好办,想到上面那位怪罪下来那可是。。。想到这里老鸨不由打了个冷战,遍体生寒。
第二日,老鸨便乘白日潇湘馆休息时找来了相熟的刘道长准备做法驱鬼。刘道长听说是西方太上仙君的弟子,法力非凡帮助潇湘馆解决过不少事情,现在可以说是潇湘馆的专用辟邪师了,当然这种事情是不能对外说的。如往常一样刘道长背了个大大的麻袋,一身泛着水色的丝绸衣物,跟随着潇湘馆的小厮进入了一间不起眼的柴房,起先叫了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小童摆好了黄道阵点上香,对着东南方面拜了一拜。之后只见刘道长捋了捋胡须口中念念有词,右手拿了一张符纸猛的对着桃木剑瞪大了眼睛,霎时手中的符纸燃烧了起来向着西南方向飞去,刘道长的眼珠仿佛也跟着燃烧起来一般通红,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形的斗争。不消一会儿,眼睛一闭便晕了过去。一旁的小童见了赶忙将丢在一旁的麻袋拿麻绳系紧,这时那刘道长才醒了过来对老鸨说道:“这妖物太过厉害,贫道刚才与他大战了一番,如今好不容易才把他收服在了贫道的乾坤袋中不易出来作怪了。”听完老鸨在一旁冷汗都快滴出来了,想来这妖物一定非常厉害,以前刘道长可从没这样晕倒过,便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金子交到那小童手中当是给道长的补贴了,送走刘道长后老鸨心里踏实了许多,只要刘道长说收服了那妖孽那就可以放心了。
当日,当阳光隐入地平线之后不久潇湘馆的龟公将带有潇字的灯笼挂上门口便表示开始营业了,随后便见一个手摇金扇子,身穿滚云边镶着金线的丝绸袍的公子由小厮带进来了,老鸨一看是生面孔又穿的十分体面便马上上前招呼道:“公子是一个人么?”那公子看也不看老鸨,环视了一下四周颇为满意的样子,“把你们这儿最漂亮最聪明的孩子叫来,另外给我开间上房。”接着便随手将一枚金叶子丢给了老鸨,老鸨见那公子出手大方忙招呼小厮带那公子到东边的一处上房休息,另外叫上潇湘馆的台柱之一解语去接待那公子。不一会老鸨安排的小倌来到了那公子所待的房间,“公子久等了,小倌解语还帮公子解闷了。”解语进到房中将门轻轻带上,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当真是如面春风,“不错不错,还真是个美人!”说罢将折扇一收将解语揽入怀中凑到他耳边说道:“本少爷可是张宰相的儿子,今夜若是伺候的好了…嘿嘿”还没说完便含上了解语微微发红的耳垂,臂弯也紧了紧,解语这边也没想着这位爷下手这么快,微微转头对上了那公子的望过来赤裸裸的眼光心下也不由跳快了一拍,用手假装的弱弱的推了推便不再反抗。正是情到浓时,那宰相儿子压着解语正要解裤带之际眼角瞥到了房角内一丝黑色的人影惊了一惊,解语正等得不耐烦了想说这公子不会是个银样镴枪头吧关键时刻到不行了吧,看着那公子一直望着墙角发愣便也跟着望过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那墙角灯光暗处站立着一个人影侧对着这边的绣花大床,穿着艳红的刺绣着淡绿牡丹的衣裳,若说是潇湘馆的哪个小倌胡乱进房打扰也就算了,问题是那人见不到五官,面目扭曲活脱脱一副修罗模样,让人寒毛都竖了起来,当即解语便被吓得发不出声来白眼一翻晕了过去。那宰相公子也没想到会见到这景象双脚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手一翻居然拿出一张符纸来,与之前来潇湘馆驱鬼的刘道长的符纸倒是颇为相似,颤颤巍巍的将符纸对着那个黑影之后又将那符纸摔在地上十分懊恼的样子。就在那公子手足无措之际那黑影好像发现了公子和解语的存在慢慢转过身来,那公子登时冷汗直冒,“碰——!”的一声,木门被人狠狠踢开.
三.
  “宁乐。你平时装装道士白日在那些烟花之地进进出出也就算了,如今你倒是胆大敢来嫖妓了。”来者语气虽然平淡无奇但看相屋中那公子的眼神却是冷冷的,宁乐转过头来看到那闯进门来的黑衣男子顿时清醒过来,麻利的窜下床朝着窗子就跑好像那男人比之前在墙角看到的鬼怪还吓人一般,开窗逃跑前扭头朝门口望了望,就见那黑影从黑衣男子身上穿了过去,黑衣男子像没察觉一般准备追上来,宁乐心想之前来这潇湘馆假扮道士捉鬼,想不到还真有鬼,这下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再说潇湘馆那边的厢房中早乱成一锅粥了,前来捣乱的黑衣男子前去追那名叫宁乐的公子早就没影了,这边厢房门外走廊又频频传来撞鬼的尖叫声。老鸨刚平息厢房内的骚乱,外面又不得安生了,今夜潇湘馆注定无眠了。
经过一夜的闹腾,潇湘馆上下几乎都知道潇湘馆每夜都有个无头女尸在潇湘馆走动的事情了。
“你听说了吗?昨夜潇湘馆东厢房那边闹鬼了,还是没有脸的那种可恐怖了。解语今天还吓得起不来床呢。”“听说了听说了,不过昨日我明明看见刘道长来捉鬼了啊,怎么…”“啊——那肯定是之前的…之前东厢房不是听说有一个小倌…”“唉唉,别说了,当家的来了。。。快去干活去吧。”说罢这个讨论的欢的下人们便四散而去了,不久一个身着玄色衣服身材高挑的男子便在老鸨的拥护下走进了潇湘馆,正是午夜时分本应该是潇湘馆生意正火的时候,今个确因为闹鬼事件影响太大上面的人知道了而被迫停业了。“怜惜啊,我将这潇湘馆交予你手上管理如今怎么就出了这档子事呢,闹得人尽皆知的。”那穿着玄色衣服的男子随意的对着老鸨说着,边摇着扇子环视着潇湘馆上下一副可惜的表情,只听砰的一声,老鸨便跪倒在地了,似是十分怕那名玄色衣服的男子一般不敢答话。顿了一顿,那玄衣男子接着说道,“其实啊,我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怜惜,只是我疏风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什么无头女尸呢,再说了,我们这是倌馆冤鬼怎么的也得是个男的吧。”“噗”张环佩在楼上听到男子说的话不禁笑出声来,接着又觉得有些失礼便忙用袖子掩住嘴上下打量起了那个叫疏风的男人,虽说一身不打紧的玄色衣裳但男子的相貌在人群中还算是很引人注目的,算不上俊朗,偏偏一副桃花样貌,眼角上挑,似樱花颜色似笑非笑的嘴唇却是勾得人移不开眼。“主子。。。这无头女尸,确实是有的,前几天那个刘道长还来看过的,费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生擒了,但不知道怎么的又跑了出来,估计。。估计道长他。”“估计道长捉了那女鬼的夫君如今啊,是来寻夫来了吧。”疏风紧接着老鸨未说完的话头打趣道,“要说怜惜啊,你也跟了我几年了,为了这事我定是不会那么就重罚你的,这次呢,也是听说了潇湘馆出了这事情过来看看罢了,顺便悄悄那女鬼长了个什么样子,这么的,你也别跪着了,让解语过来给我解解闷可好?”说完就自顾自上楼去了,经过张环佩身边时疏风愣了一下,回头望了望,随即露出了个自认颠倒桃花的笑容活脱脱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张环佩错开眼睛心里紧张的咚咚直跳,疏风见张环佩错开目光心想怜惜还是有些本事的,潇湘馆居然有这等美人,这娇羞的模样真是让人胃口大开,但一想还有正事要办便也不多做纠缠了,再说这美人定是潇湘馆得人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是,等事情办完了再慢慢打点就是了。
最后的最后,疏风在环廊上遇上了张环佩细问才知他原是种在门前的一株樱花树,待到几年春来有了灵智。古来便有飞禽走兽变作人形的例子,却不知这花草树木也可化作人形。今有人独得一见倒也因为这潇湘馆所燃犀角之香可通灵尔尔。



签名被小宅喵吞掉了~~~~(>_<)~~~~快去设置签名吧~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腾讯分析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1-30 09:58 Processed in 0.147937 second(s), 31 queries .

© 2020 技术宅[基宅][Z站]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Jvmao 粤ICP备18082987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